分享到微信
?
傳媒 作者:藍媒匯 2021-03-05 17:26
[億歐導讀]

來日方長,道阻且長。

網文&知識直播

題圖來自“收費圖庫”

來源:藍媒匯財經(ID:lanmeihcj)

作者:藍小妹

編輯:六耳

由同名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贅婿》熱播,儼然成為開年小爆款。這部網文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在網絡文學網站上曾人氣頗佳。

說起網文,不得不說一個人。他曾號稱國內網絡文學界的鼻祖,以筆名“李尋歡”混跡網絡。昔日,他與《武林外傳》的編劇寧財神、邢育森并稱“網文三駕馬車”。

那是在20年前,70后的“李尋歡”只是西北大學畢業不久的學生,在工作之余開啟了寫作之路。隨著2000年網絡文學的泛起,“李尋歡”便以《迷失在網絡中的愛情》一舉成名,成為第一代網絡文學寫手的代表人物。

“李尋歡”不走尋常路,以出版《粉墨謝場》來宣告與網文創作的告別。待他恢復本名路金波后,買下了韓寒和安妮寶貝的版權。

現如今,他已經成為暢銷書作家背后的書商和大BOSS,后面跟著一票明星作家:易中天、馮唐、韓寒、蔡崇達、張皓宸、嚴歌苓、李繼宏、楊瀾、凱叔……

 01

“網絡寫手”是一個太過遙遠的稱謂,文化商人與路金波現如今的架勢更匹配。

路金波于2012年創立的果麥文化,近日提交了創業板上市招股書的注冊稿,向上市再邁進一步。一批明星作家有望進入A股。

從文藝青年到文化商人,路金波的成名史也彰顯了其商業風范。在他嘔心瀝血的操盤下,果麥文化被打造成了為當代讀者提供“價值和美”的文化產品。

在文化創意產業上,版權是內容產品的來源,也是文化產業鏈的起點。果麥文化為此耗費重金,簽約了韓寒、易中天、馮唐、安妮寶貝、安意如、趙闖、李繼宏等大批知名作者。

果麥文化與一些知名作家已經形成深度捆綁。韓寒、易中天、張皓宸、李繼宏、馮唐的妻子黃山等均在果麥文化間接持股。

路金波與韓寒的交情頗深。韓寒也是果麥文化發展歷程中繞不過去的人物。

2002年,被譽為“影響了一代人”的文學網站“榕樹下”還有著“中國第一文學網站”的IP。由于創始人出現資金困境,榕樹下被以1000萬美元價格賣給了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團貝塔斯曼。至于“榕樹下”之后再度被對折出售,最終淪為一個“域名”,那已經是另外一個故事。

正是在時任“榕樹下”總編輯路金波的參與下,榕樹下和貝塔斯曼共同成立了“貝榕書業”。貝榕書業成立時,韓寒也已經輟學在家,憑借《三重門》紅得發紫。

路金波找到韓寒以5000元的授權費簽下韓寒的小說改編漫畫。兩個文青初次見面便有種“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既視感,CP故事由此拉開帷幕。

2005年,路金波陸續簽下韓寒的《一座城池》、《光榮日》、《他的國》等書。而那些年,貝榕書業成為了韓寒的出版商。

一直到果麥文化成立,公司為韓寒開啟了“作品的C位出道之路”,策劃發行了多部百萬銷量的作品,例如《我所理解的生活》、《青春》、《三重門》、《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2012年果麥文化成立時,創始股東正是路金波和韓寒的母親周巧蓉,路金波作為第一大股東,周巧蓉是第二大股東。

果麥文化作為韓寒幕后的主力推手,還投資了多部韓寒執導的影視作品《后會無期》、《乘風破浪》、《飛馳人生》。其中,果麥文化投資《乘風破浪》、《飛馳人生》,總收益接近2000萬元。

因為雙方深度綁定,韓寒及其控制的上海有樹文化的版權就委托給果麥文化,常年位于果麥文化版權采購供應商名單前列。

 02

在摸爬滾打的這些年里,路金波陸續簽約了大批知名作者,策劃了百萬級別的暢銷書。

除了韓寒,還有一批作家通過果麥文化員工和合作作家持股平臺“果麥合伙”間接持股。

比如,十余年之前在《百家講壇》講三國演義而火遍大江南北的易中天,持有果麥合伙2.66%的股份;暢銷作品《你是最好的自己》《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的作者張皓宸持有果麥合伙2.83%的股份…… 

明星作家云集也讓果麥文化吸引到了資本的注目。經緯中國、普華資本、IDG資本、華蓋資本、淺石創投等機構均現身其中。

或許,早在告別文藝青年的時候,路金波就開始在精心謀劃成為一代書商。

果麥文化正在用資本的“金手銬”綁定著暢銷書作家,建立起獨家版權的護城河。當然,這也導致公司與這些明星作家之間存在諸多關聯交易,時常被外界提及。

在2020年2月22日遞交的IPO注冊稿中,果麥文化提到本次上市募集的3.5億元資金將全部用于版權庫的項目建設??梢?,將內容版權建設比作果麥文化的命根子也不為過。 

為了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壓力下搶占版權資源,果麥文化還通過預先支付作者版稅的方式獲得優勢資源。

只是,如此一來果麥文化報告期內的預付款就呈現激增趨勢。招股書顯示,公司報告期內預付款項分別為2613.38萬元,9204.28萬元,11256.17萬元和13468.36萬元,占公司同期流動資產的比重分別為15.30%、28.59%、26.39%和31.09%。 

從某種角度來看,這也說明相對于版權供應商,果麥文化在版權合作方面的話語權并不占優。

整個流程中,果麥文化給上游版權供應方預付版權費,而下游銷售客戶則是后付款。用于圖書制作的版權費早都付出去了,而用來賺錢的圖書離銷售出去錢到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除了預先支付版稅所引起預付款項大幅增長,果麥文化的存貨賬面凈值也受到了很大波動影響。報告期內,該項金額分別達到6609.26萬元、9997.10萬元、11289.52萬元和10968.13萬元,占公司同期流動資產比重的38.68%、31.06%、26.47%和25.32%。

這就意味著公司超過一半的流動資產都是預付款項和存貨,對公司的經營業績和現金流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

這種商業模式也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果麥文化現金流不給力。

報告期內,果麥文化的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常年為負,2017年至2020年中報累計經營凈現金流為-7695.68萬元,說明貨幣資金增加主要來自于投融資活動。

 03

從2013年新經典文化獲得紅杉資本的1.5億投資,到2017年登陸A股市場,資本的力量在加速產業變革,讀客、磨鐵、果麥們紛紛公布融資,閱文、掌閱們紛紛IPO爭搶IP。

民營出版一時活躍了起來。

只是,盡管有眾多明星股東加持,果麥文化依然無法突破更好的營收表現。

果麥文化的主營業務包括圖書策劃與發行、數字內容業務、IP衍生與運營,其中圖書策劃與發行占營收90%以上,數字內容業務、IP衍生與運營業務收入占比很少。

相較于已上市的新經典(603096.SH),果麥文化的營收甚是尷尬。那么,在IPO路上搖旗吶喊的果麥文化,底氣何在呢?

或許值得稱道的是,果麥文化在公版圖書市場碼洋占有率連續三年排名第一,超過了讀客文化和新經典。

2012年,果麥文化推出了法國名著《小王子》的李繼宏譯本,嘗到了公版書的甜頭。2015年,果麥文化推出了《浮生六記》,2017年至2019年連續位列中國古典文學類圖書銷量榜之首。

隨后《閑情偶記》《小窗幽記》《隨園食單》等“中國人的生活美學”系列產品也十分成功。2016年,果麥文化與新世相聯手打造了青春版《紅樓夢》,在宣傳中號稱歷時三年修訂制作,并請來了范冰冰、張靜初等明星為其宣傳。

將公版圖書精致化再出版,其實是果麥文化找到的一個看似無往而不利的模式。

公版書本身自帶流量,不需要簽訂版權合同,還能節省高額版權成本。用環保輕質紙,配合美觀的字體,用精致化的賣點掩蓋了最大化降低成本的想法。

“封面好看、懂策劃,會營銷,文案做得好,出書速度快”是很多讀者對于果麥文化圖書最深的印象。然而,也有一些業內人士卻認為“老書新做”、“重譯經典”等做法有些“雞賊”。

在宣傳李繼宏版《小王子》時,果麥文化聲稱這是“迄今為止最優秀的譯本,糾正現存56個版本的200多處錯誤?!崩罾^宏也被稱贊為“天才譯者”。

然而尷尬的是,豆瓣上其它版本的《小王子》評分普遍在9分以上,李繼宏版評分只有7.7分。

在此過后,九久讀書人編輯、法語譯者何家煒注意到果麥文化肆意大力宣傳的不合理語句,隨后在豆瓣上發起了給該書打一星差評的“一星運動”,還將李繼宏翻譯的另外三本譯著一同加進了“一星文庫”的豆列。

這也是豆瓣史上首次“一星運動”,此后豆瓣用戶曾多次用“一星運動”來表達對過度宣傳的圖書的批判,于是演化成了豆瓣上一種特殊的社區文化。

能否持續獲取優質內容版權,將是始終影響果麥文化主營業務發展的關鍵?;蛟S,這也不是單單上市就能解決的問題。

來日方長,道阻且長。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路金波網絡文學文學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