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汽車 作者:錦緞 2021-02-26 09:52
[億歐導讀]

寧德時代的投資者關系還有很大改善空間。

寧德時代

題圖來自“外部授權”

來源:錦緞(ID:jinduan006)

作者以一燈傳諸燈,在雪球設有同名專欄。本文基于公開資料撰寫,僅為個人觀點,作為信息交流之用,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新能源板塊風險問題 

特斯拉(NASDAQ:TSLA)與三家新勢力這段時間持續下跌,很多人感覺新能源泡沫要破裂,所以提前清掉寧德時代(SZ:300750)避險。

那特斯拉與新勢力風險大不大呢,確實很大,比如有些核心邏輯根本還不通。某著名私募大佬持有特斯拉的邏輯是,輔助駕駛軟件賣多少錢,2030年每年賣2000萬臺車,那特斯拉的軟件收入就是2000萬×單套軟件價格,這里忽略了三個重要事實:

a、特斯拉中國用戶中,只有1%的人花錢購買FSD,大佬是按100%購買算的,我想不出來,特斯拉怎么把1%提到100%。

b、特斯拉的輔助駕駛系統進步的速度并沒有想象中的快。

c、特斯拉競爭對手的輔助駕駛系統進步速度似乎更快。

傳統車企燃油車業務還在不斷的創造凈現金流,可以持續的為新能源車輸血,大眾的ID系列,現代的ioniq系列在平臺推出之后,新車型呈下餃子的狀態。新勢力進入的更早,但似乎并沒有像其他行業那樣建立領先優勢,反而為后來者探了路。小米等新進入者也提供了非常真實的競爭。

所有這些,都在預示新勢力中短期可能沒有太大的上漲空間了,這也都是市場有充分認知的。但這四家新勢力,畢竟是從一堆新勢力中活下來的,它們自有他們的過人之處,過去依靠勤奮、智慧不斷創造奇跡,未來還有可能。當然,市場不太認這個。

原材料漲價問題

有一個觀點,說各種材料都在上漲,但鋰電池沒有漲價,那這種上漲應該就是中游承擔了,會損害毛利率,寧德可能會增收不增利。

這個觀點顯然與我們傳統的認知有差異,還是那個欺上壓下的寧德嗎??纯磳幍鹿俜降幕貜停?/p>

此外,很重要的一點,我認為,寧德對產業鏈的漲價是不排斥,甚至有些支持的。原因也簡單,如果寧德的Twh產能建起來了,這大約是去年出貨量的20倍,要是供應鏈還像過去那樣不賺錢,哪來的動機和能力去同比例擴產呢?,F在漲價之后,你看,產業鏈不論行業內的還是行業外的,是不是都開始擴產了。

另外,電池的成本每年都是在下降的,這種下降不是基于材料降價,更多的是基于技術進步,比如能量密度的提升,度電消耗的材料更少等邏輯來實現的。對鋰電池而言,不降價就相當于漲價。

收緊流動性問題

收緊流動性像是樓上的靴子,越是不落地,越是讓人心慌。

但只要有鑄幣權的國家,手是管不住的,原來覺得特朗普不靠譜才瘋狂印鈔,結果老成謀國的拜登上臺后貌似力度更大了。在美國瘋狂印鈔的情況下,其他國家收緊流動性,就要傷害出口。

基金贖回的問題

可能性也是有的,但現實是現在基金依然在大賣。賭桌上,贏了的人就一定會繼續下注,輸了的人,就一定會離場嗎?很難講的。人都有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在股民身上,就是認為自己是集理性與智慧于一身的價值投資者,同時認為基民是追漲殺跌的投機分子。

當然,基民不一定慌,基金經理卻可能會慌,因為怕基民贖回,所以會預防性調倉、減倉。

估值問題

股價總是提前反映,不會等到業績出來的那天再動,但總歸要回歸業績,時間一旦拉長,決定股價的就是業績。我們真正應該關心的也應該是寧德接下來每個季度、每年的業績。

按寧德已公布的產能規劃,兩年內全部建成的話,可以算算,大約的市盈率有多少。這個市盈率和現在的銀行、地產差不多吧,好可憐的銀寧地啊

產能問題

《閩東日報》春節期間的文章《新春走基層 | 項目春節“不停工” 建設跑出“加速度”》提到:

這里提到的“十一個月建成投產”還是很有意思的。一般鋰電池項目的建設周期是24-36個月,去年寧德市招商局長講寧德時代為特斯拉新建的廠區14個月投產,創造了記錄?,F在時代一汽11個月就可以建成了。那么,理論上寧德最近公告的680億項目,基本都已開工,是有可能在今年年底投產的。

關于寧德時代的產能數據,歷來比較可信的是東吳的數據。

但這里的數據,貌似有很多非常不準確的地方,比如剛才提到的已經投產的時代一汽項目,在東吳的表上要到2022年才投產。

并且去年九月份投產的時代一汽產能是20Gwh,逐步拉升至30Gwh,而非東吳表上的10Gwh。

還是剛才東吳的數據,湖西三期2021年底是12Gwh。

而《閩東日報》給出的數據是24Gwh。

再來看宜賓這邊,剛剛結束的宜賓兩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的內容:

再來看看宜賓政府官網的信息:

那么今年底前四川時代一二期投產的產能應該是30Gwh,而東吳的數據是10Gwh。時代吉利明年投產的產能是12Gwh,而東吳的數據是5Gwh。

如果看已經建成產能的情況,東吳的數據基本是準確的,但看在建產能,尤其是近期投產產能,包括上面沒提到的幾個項目,東吳的數據也非常不可靠。

這里的問題其實還是出在寧德身上,軍工級保密,不與市場做溝通,不論對客戶還是對投資者都是一副“愛買買,不買滾”的態度,券商的分析師也就只能和我等小散一樣,靠猜想來預測寧德的各種產能數據了。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寧德寧德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