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產業/工業 作者:港股研究社 2021-01-08 10:26
[億歐導讀]

頻傳上市的京東物流,能否在2021年給市場帶來一些新故事?

京東物流

題圖來自“原創圖片”

來源:港股研究社(ID:ganggushe)

對于京東來說,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里,京東觸底反彈,從2019年的股價2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80美元,美股市值高達1300億美元,港股則突破萬億大關,截至1月5日,港股京東集團總市值達1.06萬億港幣,重新打開局面。

在這一年里,京東旗下的獨角獸也對IPO展現出了破高的熱情。京東健康已經在港交所上市,京東數科也向創業板發起沖擊,京東物流更是一再傳出赴港IPO的消息。

1月4日,據IFR引述知情人士報道,京東物流已挑選美國銀行和高盛牽頭經辦香港IPO事宜,公司估值可能達約400億美元。該消息人士稱,京東物流計劃在2021年第二季度或第三季度上市,集資至少40億美元。

事實上,早在2018年初,在達沃斯論壇上,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劉強東就對外確認:京東物流正在融資,未來將獨立上市,但上市時間和地點尚未確定。而最近傳出的IPO消息,雖然京東物流官方“不予置評”,但市場對京東物流IPO頗有期待。那么,如若京東物流成功上市,這背后又將意味著什么?

頻傳上市的京東物流

復盤京東物流的發展歷程,2016年,京東物流首次以品牌化的形式向全社會開放。次年,京東物流集團成立,并以子集團形式運營;2018年,京東物流布局全球智能供應鏈基礎網絡(GSSC),確立了從運營、財務和組織方面打造效率至上的競爭體系。

自此,京東物流猶如一列疾馳的火車,在業務規模上大放異彩。2018年2月,京東物流宣布完成25億美元的融資,投后估值達134億美元;同時,在2017年訂立的2022年左右實現50%的營收來自于外部市場,這一目標也在2020年實現。數據顯示,京東集團2019年全年凈服務收入為662億元,同比增長44.1%。其中,京東物流對外收入為235億元,同比增長90%,外部物流收入占比已超過40%,呈快速增長的趨勢。

據京東物流2020年Q3財報顯示,其服務收入約104億元,同比增長73%。截至2020年9月30日,京東物流在全國運營超過800個倉庫,包含云倉面積在內,倉儲面積約2000萬平方米。其中大件和中小件網絡已實現大陸行政區縣近100%覆蓋,自營配送服務覆蓋了全國99%的人口。

發展至今,京東物流已然具備了上市的條件。事實上,早在2019年底,就有外媒報道稱,京東物流已與多家銀行就潛在的海外IPO進行了初步討論,可能募資80億- 100億美元。而在2020年11月到2021年初的這三個月,每個月都會傳出京東物流IPO的消息,但每次在時間、估值、募資等方面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變化。

對于此次再傳IPO的消息,暫且不論真假,但可以預見的是,京東物流離踏上上市道路的時間已然越來越短。

從京東物流開放外部業務開始到加大科技投入,明確“JDL京東物流科技 以簡馭繁”的科技品牌理念,種種動作也表明或許與籌備IPO有關。

分拆上市或已成定局

雖然屢傳上市,官方并未給予置評,但京東物流上市也只會是時間的問題。

京東成立至今已有20年,作為國內電商領域的巨頭之一,卻面臨著被拼多多在活躍用戶數、市值上趕超的尷尬。這里或許也需要審視一下京東內部的一些原因。

在上市4年后,曾有一段時間京東徘徊在發展和防御之間,躊躇不定,以至于外界評論,京東什么都跟在競爭對手后面,學習別人。

在2020年5月19日,劉強東給所有京東員工發的內部全員信中,也表示:“業務上,一度欲望代替了邏輯。被太多機會所吸引,什么都想做,但能力卻未必支撐,甚至有時候商業邏輯還沒有想清楚就迫不及待地跳了進去;另外一些業務上的蜻蜓點水、缺乏聚焦又讓京東失去了戰略的一貫性。

管理上,京東也遭遇了內部瓶頸。在公司規模急劇擴張的同時,管理、文化體系的搭建和更新并沒有跟上。大企業病、傲慢、山頭主義等問題開始出現,整個公司失去了活力,腐蝕了京東的競爭基礎?!?/p>

正是因為京東的迷茫,錯過了“直播帶貨”“短視頻電商”的關鍵機會,而這也給了對手們反超的機會。數據顯示,2017Q3-2019Q3,拼多多的單季增量用戶在2500-5000萬,阿里巴巴的單季增量用戶在2000-3500萬,而京東的單季增量用戶僅1000萬左右,并且在2018Q3和2018Q4用戶增長停滯。

步入2020年,拼多多在市值上實現對京東的超越。截止目前,美股京東市值1379.9億美元,拼多多總市值達2167億美元。

從用戶數上來看,截至2020年Q3,在國內三大電商巨頭之間,阿里以7.6億活躍用戶位居第一;而拼多多完成對京東的超越,以7.3億位居第二;京東在這一數據上相對落后,僅為4.4億。

一面是阿里巴巴、蘇寧、拼多多這樣強敵的“擠”,另一面是集團內部組織及管理的“壓”,在這樣的“擠壓”之下,京東的處境難免有點尷尬。

或許是出于核心業務領域的壓力以及市值上的壓力,京東在2020年化身IPO收割機,旗下京東健康已在港交所成功上市,京東數科也即將登陸科創板。

上市后的京東健康從70.58港元一路飆漲至134.7港元,截至2021年1月7日,京東健康總市值達4289億元。京東健康的上市,不僅獲取了更多的融資,也帶動了京東集團整體估值的提升。

那么,作為京東旗下獨角獸之一且傾注心血最多的京東物流,如今估值已達400美元,一旦上市勢必會也對京東的整體市值帶來提升,緩解京東的市值焦慮。由此可見,京東物流上市既是順理成章,也是在為自己創造新的機會。

換帥后的京東物流劍指何方?

近期,京東在人事變動上頗為頻繁,被稱為驅動京東集團發展的“三駕馬車”,京東零售、京東數科、京東物流分別換帥。其中京東物流原CEO王振輝當日辭去京東物流首席執行官一職,前首席人力資源官余睿接任。

余睿曾被稱為京東最年輕的副總裁,2008年7月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東。此后,余睿歷任上海和北京分公司物流經理、全國大家電物流中心運營高級經理,稱得上是京東物流的“老將”,在京東內部評價頗高。這似乎也在暗示,2021年京東物流被擺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回歸到京東物流的本身,經歷了近13年的發展,京東物流已經實現了從“企業物流”到“物流企業”的轉變,也正向著全球供應鏈基礎設施服務商邁進。業務上,京東物流以供應鏈為核心,打造六大產品,分別是京東供應鏈、京東快遞、京東快運、京東冷鏈、京東云倉和京東跨境。通過健全供應鏈服務能力,服務各類商家和用戶,也為京東電商帶來不少流量。

但回歸到整個物流賽道上,京東物流面臨的勁敵不少。順豐的時效性和服務質量在整個物流賽道上針具了比較明顯的優勢。據順豐控股2020年前三季度的財報顯示,營收1095億元,同比增長39.1%,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51.0億元,同比增長45.3%。Q3營收384億元,同比增長34.0%,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16.5億元,同比增長40.5%。

相比京東物流,早已上市多年的順豐在營收上仍有巨大優勢。據京東集團2020年Q3財報顯示,京東集團物流及其他服務雖然同比增長超73%達104億,但同期順豐的速運業務收入營收規模是京東物流三倍多。

值得一提的是,順豐也在2020年11月份傳出了將快遞業務在香港IPO,實現二次上市募資50億美元的消息,快遞行業的資本大戰或也將愈演愈烈。

此外,三通一達在經濟型電商快遞領域里,憑借著規模效益和成本管控,占據著不可撼動的地位且背后均有阿里的身影。雖然,京東物流宣布推出特瞬送同城快遞服務,為京東物流的未來增長搭建框架,但是未來在下沉市場和航空網絡布局中,有著怎樣的成效,暫時還不得而知。同時,快遞行業不斷展開的價格戰也正在加劇玩家的資金壓力。

可以預測的是,在新一輪人事調動且帶著IPO步伐的京東物流,2021年勢必會給市場帶來一些新的故事,但在愈演愈烈的行業大戰背景下究竟能交出一份怎樣的答卷,答案只能留給時間。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