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可選消費 作者:多鯨資本 2021-01-07 17:15
[億歐導讀]

教育是一個永遠不會被滿足的市場。

教育

題圖來自“收費圖庫”

來源:多鯨(ID:DJEDUINNO)

疫情、倒閉、OMO、下沉、并購、上市,所有的熱詞都在剛剛過去的一年匯聚、濃縮成全體教培人的共識——“活著”。不分領域、不分賽道,所有人開源節流、抱團取暖,希望跨越阻礙、創造可能。

回望 2020 年這不凡的一年,教育行業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展望 2021 這同樣注定不凡的一年,教育行業的未來又是否可知?

謹以此文向所有于黑夜中摸爬滾打仍不忘教育初心的教育從業者致敬,讓我們一起,于嚴冬下靜候春暖花開。

倒閉或新生,退場或入局

從 2020 年初開始,兄弟連、百弗英語、趣動旅程、迪士尼英語、優勝教育等線下機構紛紛暴雷、主動宣布破產或停止運營,松鼠 AI 表示全員工資 3.5 折 5 個月。不僅是線下機構,在線機構明兮大語文、學霸君也紛紛宣布資金鏈斷裂,DaDa 英語開始削減工資、裁員。據天眼查《天眼查大數據:2020 教育行業發展報告》顯示,截至 10 月底,教育相關企業的注銷數量達到13.6萬家。

疫情只是導火索,頻頻倒閉暴雷的根本原因還在于企業經營不善。教育行業不少公司重度依靠預支現金流活著,而自 2018 年四部委發布文件規范校外培訓行業,提出“一次性不得收取超過3個月的學費”之后,不少教育機構便接連宣布破產。隨著政策的不斷落實,效應傳導作用于近兩年不斷發酵,疫情又導致現金流更加吃緊,當入不敷出后,機構終究因資金鏈斷裂垮臺。

破產、倒閉外,“?!毕聛淼臋C構日子也并不好過。受疫情影響,教育培訓機構營收下降幅度普遍較大。相關數據顯示,有 47% 的機構營收比上年同期減少 50% 以上,29% 的機構將減少30-50%,19% 的機構將減少 10% - 30%,3% 的機構將減少 10% 以內,只有 1% 的機構能與上年持平,另 1% 的機構有所增長。

而對本應該受疫情利好的在線教育機構來說,卻也幾家歡喜幾家憂。疫情確實為在線教育企業提供了打開市場的機會,但能抓住機會的僅限于頭部企業。頭部企業依靠漫天飛舞的免費課和融資競賽擴充了規模,快速增長的數據讓資本更加趨向于頭部,行業馬太效應初顯,中小企業融資遇冷,獲客成本水漲船高,加之目前各個班型的盈利模式并未跑通,所以發展更加困難。

不過有人退場就有人入局,教培行業最大的特性在于抗周期,不論經濟環境如何發展,教育始終是千萬家庭的剛性需求。據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 年上半年,全國新增 23.5 萬家教育相關企業。截至 10 月,2020 年新增教育相關企業 47.6 萬家,除去注銷的 13.6 萬家,凈增 34 萬家,凈增企業數量同比 2019 年上漲 22.5%。

同時,2020 年全員 OMO 不可逆的態勢也拔高了入行的門檻,草根創業的時代已落下帷幕。行業巨變下,教培行業正從啞鈴狀向水滴狀格局演變。那機構又該何去何從?東方優播創始人朱宇曾表示,對于機構來說,要緊抓 OMO 的四項工具,包括應用、授課、管理、研究工具。同時,線下機構可以在線下業務之上嫁接一個 O2O 平臺,構建一個落實效果好、獲客成本低、跨越時空障礙、放大教師產能、增加教師積極性、降低教師管理難度的商業模式。這或許是教育行業倒閉與新生潮中,一次商業模式整體升級的機遇。

并購潮涌動,穿越周期

OPPO 收購果肉網校、三七互娛收購妙小程、溢米輔導并入精銳教育、豬八戒網收購京翰教育、你拍一加入字節跳動、魔力耳朵并入豌豆思維、跟誰學接管樸新網校和鯨溪網校學員……截至 2020 年 12 月底,國內外教育行業并購案逾 50 起,其中國內教育并購案超過 15 起,其中 K12 仍是投資重點。

拆分來看,企業之間尋求收并購主要出于以下幾種需求:一是平行并購,用于擴科、擴賽道或擴區域。例如豌豆思維和魔力耳朵的「聯姻」。單在數學思維和英語啟蒙賽道,二者都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但如果在原有團隊的基礎上想要延展到其他賽道,困難重重,所以二者聯合不失為一種成本結構優化的方案。

二是補充性并購,出于業務屬性互補或增加獲客渠道考慮而并購。以跟誰學接管樸新網校和鯨溪網校學員為例,跟誰學最主要的業務是以高中為主的高途課堂,但近幾個季度以來逐漸開始發力小學業務。跟誰學接管了樸新網校和鯨溪網校后,后兩者的小學業務和名師資源恰好可以補充跟誰學目前的需求。再例如在線教育機構星辰教育收購酸橙英語,前者可以獲取網紅達人馬克全網的百萬粉絲及該公司旗下眾多的 KOL 資源,進一步補充流量陣地。

三是多元化并購,涵蓋跨界和戰略性布局。例如三七互娛收購妙小程、豬八戒網收購京翰教育都是相關聯領域間的跨界布局。身處游戲領域的三七互娛收購自帶游戲屬性的編程公司,豬八戒網作為人才共享平臺分類網站吸納 K12 教育公司,都可以拓展自身在教育行業的版圖。再比如OPPO 收購果肉網校,則是硬件與軟件的又一次結合,這次收購也成為 OPPO 布局教育業務的一次嘗試。

表面上看,收并購是買賣兩方雙贏的交易。但是收并購后的業務合并、團隊融合、財務風險、價值觀統一才是困擾雙方企業的核心問題。而對于相對弱勢的中小企業來說,在收并購整合的大潮下,要如何穿越周期?

重點之一在于要明晰并購方的意圖。頭頭是道合伙人姚臻指出,企業的單點能力在一定階段出現的優勢不足以維持長期競爭力。對于并購方來說,評估一個公司是否有并購價值要看其前期所積累的壁壘是否有差異化。所以對于創業者來說,要辨明并購方是想要繼續在業務體系里共享能力,還是維持原本業務的獨立性。二者截然不同,后者相對市場化。

一村資本董事總經理、同威資本管理合伙人劉晶也表示,教育行業并非靠壟斷獲取超額收益,行業集中度偏低,中腰部企業不必心急,只需做好產品。并購將是教育行業未來五到十年的熱詞,所以長期來看,都有機會。但需要注意,教育是人力資源型行業,人越多的地方越難融合和成功并購,關鍵要考慮清楚目標、目的、核心價值觀。

IPO上市,大門打開

疫情之下,全球經濟形勢下行,美股市場監管壓力加大,國內港股、A 股 IPO 市場由此迎來一波小高峰,也促進了中概股回歸熱潮。

2020 年以來,大山教育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港股第三家主營線下培訓的機構。傳智教育 A 股過會,成為境內首家在 A 股獨立 IPO 的教育公司。新東方赴港二次上市,成為最早回歸的中概股教育企業。種種案例都為國內教育行業打開了更多資本化的可能。同時隨著美聯儲采取的一系列量化寬松政策,促使美股不斷走高。2020年,一起作業、洪恩教育、美聯國際教育等公司也在紐交所成功敲鐘。

多鯨此前曾在《眾生相與生死考:2020 教育行業二級市場年度盤點》一文中分析,2020 年以來國內成功上市的教育企業共有 13 家,其中下半年上市 9 家,與 2019 年 16 家上市公司的數量基本持平。數量雖沒有猛增,但 IPO 潮,確已蔚然成風,這背后是多種因素綜合發酵的結果。

外部環境看,一是國家消費升級、中國資本市場深化改革、國家允許教育資產證券化等因素帶來發展紅利期;二是音視頻技術的發展推動一批企業快速增長,滿足上市條件。

資本環境看,一是隨著近兩年港股上市公司不斷增多(多以高等教育為主),高等教育因抗周期性強、其穩定性稀缺資源屬性逐漸被市場承認是好的商業模式,由此打開了市場認知度和融資通道;二是區域龍頭企業不斷發展壯大吸引資本大量投入教育,一些教育新興品牌出現,加之基金的退出需求,從而推動了一批企業上市;三是教育因抗周期成為投資人為降低風險從而分散投資的選擇之一。

企業自身來看,一是企業以 IPO 的方式可以獲得一部分融資資金快速擴張、提升自身競爭力;二是政策的不穩定性導致很多企業急于快速 IPO 以換取快速擴張的規模效應搶占市場。

尋求 IPO 是很多企業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但 IPO 后面臨的挑戰也不可避免。一是上市門檻提高,近期消息稱未來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將提高 50% - 100% 的利潤要求;二是上市的合規成本很高,包含收入核查、關聯交易、員工社保等,其中重中之重是收入真實性核查;三是競爭壓力會更大,資本投資邏輯是看業績增長,所以上市后企業自身如果不能保持持續正向增長也會面臨退市風險。

對于正在準備上市的公司來說,則需要提前考慮兩個關鍵問題。一是主體資本化問題?!睹翊俜ā穼τ诜菭I利性學校與營利性學校做了區分,正在籌備上市的機構一定要選擇營利性賽道。尤其要避開國家政策規定的非營利性資產,比如幼兒園、義務教育階段的初中和小學,要上市,勢必剝離;二是關于上市地的選擇。對比美股市場的挑戰和政策壓力,港股和 A 股都是很好的選擇。同時,凈利潤比較好的公司也可以等待 A 股進一步打通上市通道。

而目前的中概股回歸可能,在帶來多元化資金來源、拉高關注度的同時,也會加大市場的競爭。這會促使教育公司從依賴政策紅利,到在壓力之下有動力提升人均效能和辦學質量。短期來看,A股必然會有「抽水效應」,長期來看,伴隨著滬港通、深港通打通,給了 A 股投資更多標的選擇。如果未來大批巨頭回歸中概股,對于整個教育行業尤其是上市公司的要求會越來越高,會有一波整合機會。

對于初創企業來說,未來會有源源不斷的新公司入局并瓜分市場份額,一要考慮如何在細分賽道里快速跑到頭部,獲得生存機會。二要考慮如何借助資本力量進行規模擴張。在規模不足的情況下,是做出吸引人的投資故事?還是與其他選手合并增厚體量?亦或是通過被上市公司并購入局?

不論何種選擇,可預見,一是跑到各賽道頭部的獨角獸企業將在巨額融資加持下快速擴張,強者恒強,打開 IPO 大門;二是除學歷教育、高等教育外,其他賽道未來很難脫離線上,所以教育機構要謀求發展,勢必擁抱 OMO 。

教育OMO,真假命題?

而擁抱 OMO 浪潮的教育機構中,既有頭部機構也有中小機構,兼有 to B 及 to C 模式,來自 K12 或素質教育等剛需或非剛需賽道。具體做法上,或利用音視頻拓展課程內容,或上線部分線上課程補充授課,或推出在線教育子品牌,或通過 S 端賦能 B 端,或開設線下 OMO 模式校區,打法不一。

教育的核心目標是效率和效果,換言之,學習者希望花最少的時間和最小的代價(即最高的效率)獲得最大的學習效果,教育機構希望努力提升最佳的運營效率獲得最大的運營效果。

理論上說,OMO 融合線上線下的優勢,符合教育本身的教授邏輯,可優化教學效果。線上教學的優勢,在于讓優質教育資源打破時空限制,并且依靠大數據和 AI 技術實現個性化教學,提高教學效率。線下教學的優勢則在于通過師生間的陪伴激勵、互動學習,深化教學效果。

同時,OMO 也可重塑教培機構的業務流程,實現降本增效。首先,在運營層面,可提高獲客及轉化效率。通過線上低價導流課或線下體驗店,線上線下互相導流,可拓展服務邊界與市場增量,獲客渠道多元化,線索畫像全面化,最終拉低總體獲客成本。而通過線上社群、課程顧問、線上活動、線下活動等多轉化場景,又能提高轉化效率。

其次,在管理層面,提高機構管理效率。在線教育是典型的工具化管理,而線下教育多傳統線下管理,OMO 模式下,則變為信息化管理。并且,因為目前市面上不論是大班課、小班課還是一對一,to B 的在線化平臺和技術供應商豐富。疫情期間,已有不少線下教育機構借助線上第三方平臺工具,用互聯網技術賦能老師和教務人員,迅速在線化。尤其對小機構來說,接受 to B 機構賦能,既節約成本,又可實現高效合作。

再者,在服務層面,提高個性化服務效果。OMO 的核心即以學生成長為目標,在線上線下兩個維度重構教學服務體系。如何重構?在教研環節,借由 OMO 模式,可搜集、處理、分析學生的學習數據,數據反饋作用于教研;在師訓環節,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模式,可實現高線城市的賦能;在教學環節,通過線上線下結合,既打破時空限制,又可碎片化學習,實現重體驗與場景化;在測練環節,可實現智能化與個性化的練習與測評。最終從師資培訓到備課授課到教學服務到效果反饋,用 OMO 實現了個性化服務。

放眼未來,OMO 勢必將成為教育行業主流形式。純線下教育機構的生存空間和規模會日益縮小,純線上教育機構會被幾家巨頭整合進而瓜分市場,而絕大多數教育機構會走出屬于自己的 OMO 之路。

但回看 2020 年當下,其實并不存在臨時轉 OMO 的教育機構。不論是線下轉線上、換種方式交付學習場景,又或者線下機構通過線上途徑獲客,無非是對 2014 年教育行業提出的混合式學習 + 數字化營銷的一次「新瓶裝舊酒」。并且從成本利潤的角度來講,以財務報表論,并未體現出成規模的利潤,教育行業尚未有真正的 OMO 受益者。

對在線教育機構而言,轉型 OMO 模式,涉及盈利問題和運營問題。由于流量成本昂貴,以及線上課程的客單價低,導致目前大多數的在線機構還未盈利。如果此時再轉型 OMO 模式,額外增加大量成本,并且前景還不可知。而在線教育機構的團隊多是互聯網背景出身,對于線下運營的經驗還不足。線下的模式更重,成本更高,大幅增加機構負擔。

而線下機構轉型 OMO 模式,同樣痛點有二。第一,技術問題。OMO 對 AI、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技術的要求都比較高,而線下機構的基因和團隊都很傳統。機構既需要專業人員進行設計和安裝,又需要現有員工熟練使用新系統或設備,難度都很高。第二,認知問題。在線教育機構由于互聯網的洗禮,對于新模式和新技術接受程度更高。但線下機構(尤其是低線城市的中小機構)的管理方式和教學理念都比較傳統,很難快速轉型新模式,原有的教育從業人員可能根本就沒有能力做第二曲線的跨越。

一言以蔽之,OMO 模式可實現從教研、師訓、管理、獲客到交付,教育行業全流程的變革。但其核心融合,并非線下向線上遷移或者在線向線下賦能,而是在供需連的三端達成效果和效率的最優解。而要解出最優解,拷問著每一家教育機構的認知問題及能力問題。

教育信息化,大廠PK創業者

過去,伴隨招投標流程、強資源上市以及教育信息化賽道傳統教育公司的十億天花板,教育信息化賽道被詬病為體系復雜、場景各異、需求多元、環節漫長,導致同質化嚴重、渠道為王、管理為主、硬件為先。

但當疫情這塊試金石,暴露出教育信息化在硬件基礎、應用能力、課程儲備、平臺建設、教學模式的種種問題,宏觀政策層面對于教育信息化的扶持決心凸顯。不論硬件設備、軟件服務、云技術和數據服務,又或者校內外產品及服務,一夕之間,迎來機遇。全國數以十萬計的中小學,以及背后數以千萬計從業者的培訓機構,都主動或被動地卷入教育信息化的浪潮之中。

而隨著教育信息化推進速度加快,市場也從關注進校本身向服務商和工具商轉移,翼鷗教育于一年內斬獲兩輪總計數億美元大額融資,釘釘、企業微信在短視頻內迅速覆蓋全國數千萬學生并合作超千家服務商,產業升級大幕拉開。

可預見,未來公立校信息化的趨勢會慢慢演變為注重效果和效率的提升,形成相對良性的生態。而教育信息化作為配套服務,必然會從校內轉向校外。隨著市場化的演進和時間推移,校外體系會逐漸壯大反向對校內產生影響,形成聯動協同。

但教育信息化 4000 億的市場規模,靠的是政府撥款,屬典型的存量市場。受經濟形勢影響,當財政經費下降,行業整體紅利消退,市場競爭愈發激烈,行業分化愈發明顯。頭部機構抓住機遇,中小機構或本來商業模型就不健康的機構被淘汰出局,市場格局趨于紡錘形,存在跨區域整合機會。

尤其,如阿里、騰訊、華為、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大廠入局,收割用戶,趁勢而起,讓教育信息化賽道的選手都回到同一起跑線。從流量到新教育基建的轉變,教育行業迎來巨頭時代。數據時代,大廠不再靠流量賦能,而是靠基礎技術賦能。教育信息化機構要在教師、內容和交互場景之間,思考創造自己的位置,甚至思考是否站隊。

但教育新基建之下,創業者仍有春天。隨著教育信息化的產品和工具日益普及,數據化程度日益提高,產品迭代日益標準化,反而可能導致供給過剩,更加追求個性化。作為真正的教育信息化創業者,如果能提供更具服務屬性、以體驗為核心、貼近用戶的教育信息化解決方案,將大有可為。而互聯網大廠則可結合自身渠道優勢,集成教育硬件、網絡服務、內容服務等等,向提供深度服務教育系統、提供完整教育信息化解決方案的平臺發展。

目光放到更為長遠的未來,隨著 5G、AI、VR / AR等技術在教育領域的應用,新的硬件升級、覆蓋于整個教學活動的軟件服務以及 C 端用戶的付費場景增加等,整個教育信息化市場將迎來一波新的高速增長。

在線教育,沒有贏家

反映到資本市場,首先是大額融資,且向行業頭部集中。作為教育創業投資高潮期成果,處在在線教育大班課第一梯隊的四家均斬獲頗豐:猿輔導融資 3 輪總計 35 億美元融資,作業幫融資 3 輪共計 30.5 億美元,跟誰學有部分投資者同意以非公開發行的方式購買 A 類普通股 15 億美元,好未來于上月發行約 15 億美元股票后又于 12 月 28 日宣布達成 33 億美元私人配售協議。

然而頭部機構吸金,中小機構融資難。面對流量突增,中小教育機構不一定有充足的資金和人力儲備,繼續保障可靠的技術和服務,反而影響品牌與口碑。融資分化的拉大,又進一步加劇了行業的馬太效應。

頭部機構彈藥充足背后則是獲客大戰。暑期豪擲 100 億投放,寒假再上演 100 億營銷戰。同時,K12 在線教育頭部四大玩家,均獲百萬學員,CR4 集中度首次超過 10%。但在線教育滲透率提高的結果卻是陷入收入與虧損同步擴大的怪圈。跟誰學連續盈利 9 個季度后,首次產生了將近 20 億人民幣虧損。從上市以來一直處于盈利狀態的好未來也出現史無前例的虧損。

可預見,還會有更巨額的融資,更多的子彈在路上。但教育公司能否笑到最后?還是白白給流量大廠或廣告公司打工?高估目標用戶數量、低估在線授課對家庭參與度要求,這場流量之爭是否只淪為行業「內卷」?

在線教育的集中度跟線下教育比,一定是幾何級的變化。但教育沒有贏者通吃,從來不是靠壟斷賽道獲得利潤,而是通過品牌溢價獲得超額利潤,因為品牌有定價權,且品牌影響力伴隨著高轉介紹和高續費率。

而塑造品牌,不僅需要投放,更需要效果。在線教育的教學效果,一直備受關注。教學內容的本地化和學生的個性化與目前頭部玩家大班模式的標準化和規?;?,本身沖突。為了提升教學效果,除了越來越龐大的輔導老師隊伍,是否還有他解?

自 2013 年在線教育元年以來,遺憾地看到所有關于在線教育的雄心壯志一一落空,最后回歸直播賣課。移動互聯網誕生了教育的新交付場景,但教育行業本質的“教師-內容-服務”供給三元素沒有發生質的改變。

回看 2020 年在線教育的狂熱,技術對教育的影響不應該只是解決場景遷移,以技術之力,賦能推動真正的教育硬件、教育內容、教育交付、教育應用場景變革,實現優質穩定持續低廉的教師供給、持續迭代的內容供給、針對不同交付場景的低成本標準化服務的供給才是正解。

畢竟,在流量游戲里面,大家都是失敗者。在效果游戲里,才有贏家。

短視頻直播+教育,元年之后

教與學的場景從校內延伸向校外,越來越多的老師搖身一變,成為網紅主播,收獲百萬粉絲。與此同時,教育 MCN 領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除去本來的 MCN 機構加碼教育領域,有的教育機構索性從線下轉型做 MCN, 不少戰績不俗,甚至百日千萬粉,乃至資金較為充裕且有能力的教育機構把孵化 MCN 當作投資。而獲客之痛使得諸多教育機構,主動或被動地擁抱短視頻+教育,寄希望于內容漲粉、轉化高信任度的私域流量以降低獲客成本。

2020 年,可稱之為短視頻直播 + 教育元年。在坐擁 3 億或 6 億用戶的短視頻平臺上,教育內容碎片化、多入門級,課程品類超過往  10 倍,課程價格卻僅有 1/10 。面對 10 倍 SKU、10 倍人群、1/10 價格,足以斷定短視頻直播 + 教育 = 巨大藍海市場。

藍海之中,教育行業被短視頻平臺生態所賦能,不論大中小機構又或者個體老師,均迎來機遇。對大機構而言,短視頻+直播,首先可作為品牌曝光及獲客渠道之一。而優質教學內容使得用戶對老師個人和背后機構的信任前置,加之客單價低,獲客轉化率得以提升;對中小型機構而言,當巨頭背靠幾十億融資額,堵住所有可公開定價投放的渠道,短視頻卻正好為其撕開了一個內容獲客的口子;而對個體老師而言,個體老師的春天到來,商業變現的機會到來,名師崛起的時代到來。

不過冷靜來看,除去一部分實打實賺到錢的網紅老師或 MCN 機構,目前大部分教育機構的短視頻賬號仍處于起量階段,尚無數據支持判斷短視頻+教育的商業化閉環能否跑通。短視頻給教育行業帶來的最大變化,現在還只是投放形式的改變,并沒有在整個服務交付和學習體驗中起到革命性的改變。我們希望短視頻底層的智能算法分發,或可讓教育兼備因材施教與價格普惠。畢竟以視頻為主要載體的表現形式,本就天然適合教育內容的分發。再輔以后端服務,將會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短視頻直播 + 教育,趨勢已來。元年之后,靜待發展。

展望2021

2020 年,受疫情影響,教育行業籠罩陰云。但不論悲喜,2020 年終究已去,嶄新的 2021 年已經到來。展望 2021,教育行業作為一個常青行業,仍有新的趨勢值得矚目,新的機會值得期待。

大浪淘沙,關停高峰

首先,2021 年 1 - 6 月,教育機構的現金流與利潤恐將持續減少。上半年春節會是機構內部人員動蕩的集中期,在機構節流削減教師工資、取消補貼福利、線下總體呈頹勢的情況下,不免有老師出走單干或流動到線上的可能。同時,春季是 K12 招生黃金季,也是升學課消黃金期,這段時間本是中高考全日制培訓的高峰期,可以帶來大量現金流。但如今政府管控、家長收入減少、學校加強外出監管都會導致這一筆現金流無法獲取。

其次,中小型線下教育機構生源會持續減少。2020 年,倒閉的教育機構沒有新增的多,新開機構搶流現象嚴重,而老師出走單干情況增多,將直接帶走生源,同時線上機構迎來發展機遇也會分流生源,而隨著暴雷事件不斷重演,家長會更加傾向于選擇大品牌。

再者,2021 年政策嚴控的趨勢不會放松。就在 2020 年 12 月,全國各地又啟動了嚴查培訓教育機構的專項活動,造成多家機構停業整改,加大機構經濟和時間成本。同時臨近春節,全國多地疫情再次惡化,大連、黑龍江等地線下培訓又被叫停,政策指揮棒隨時會影響機構明年的動向。

下沉市場,品牌大戰

而 2020 年開年全民觸網,在線教育抓住機會,頭部企業通過提供大量的免費/低價課,著實在下沉市場刷了一波存在感,實現了極快地低成本獲客、瓜分市場。

智來時代監測數據顯示,在中國西南部地區的五線城市,已經可以看到教育機構在朋友圈和今日頭條精準推送的廣告。疫情之前,在線教育機構巨頭的廣告并不會下沉投放到西南地區五線城市,這是一個驚人的變化,意味著在線教育機構正在利用線上教育「無弗遠近」的特性拼命做增量。

如果說教育從來不是靠壟斷賽道獲得利潤,而是通過品牌溢價獲得超額利潤,那目前來看,低線城市用戶的教育品牌認知意識還比較缺失。在線教育狂熱的廣告投放大戰無疑在不斷占領用戶心智、逐漸形成品牌認知。不過,品牌力的滲透需要一個長線的積累,在無法短期見效的教育行業尤其如此。借著疫情提供的機會,明年頭部在線教育機構對于下沉市場的投入力度只會更大,尤其圍繞品牌塑造的燒錢大戰,將愈演愈烈。

細分賽道,仍有機會

一是財商教育。中產階級人群增長紅利帶動“理財”需求增長,2020 年疫情經濟下行、收入削減再次喚醒大眾財富管理意識,同時目前市場供給較少,因此明年線上直播+財商教育會迎來機會。

二是老年教育。當前,中國人口老齡化比例加劇??深A見當代 60 后退休生活方式將與 40 后、50 后「含飴弄孫」的模式有很大不同。當有更多“閑和錢”享受生活的老年人成為新消費主力,老年人的終身教育、興趣培養、旅游社交都會成為機會。

三是藍領培訓。伴隨中國建設新基建的人才需求增長和中考進行職教五五分流,未來藍領人群會更加龐大。但目前藍領培訓市場整體供給不足,致力幫助院校提升藍領人才技能和收入的教育公司,值得關注。

四是靈活用工。疫情之下,靈活用工的概念大火,而教培行業又是一個重度人力資源型產業。目前來看,兼職教師和講師,未來被周期性、階段性雇傭的可能性增大。

五是線下培優。疫情促使部分一線城市人群返鄉,這批人回歸下沉市場后會成為線下教育機構的有力補給。同時隨著教培行業從增量市場變為存量市場,專注做品牌、做品質的線下培優公司,很可能最終活下來并活得很好。

六是硬件+內容。2020 年疫情影響下,全國數億學生線上學習,為教育智能硬件的普及提供了新機遇。在產品觸達用戶后,硬件 + 內容成為了教育機構暗自發力的角逐點。其中,在家庭作業輔導場景或晚托場景,極有可能出現新形態的內容 + 服務 + 硬件提供商。

教育永生,未來可期

回望過去,教育是永無止境的探索。三十年歷程,教育走了三個時代:

第一,起點平等時代。換言之,即所有學生都必須接受九年義務制教育、強制性教育;第二,資源平等時代。PC 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賦予了每個人接觸全球頂級教育資源的機會;第三,結果公平時代。我們期盼著,在技術賦能之下,每個學生都能受益于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擁有取得同樣優異成績的機會,在全部教育行業從業者的努力之下,實現教育大規模、普惠、個性化的「不可能等邊三角」。

面向未來,教育是一個生生不息的市場。

首先,技術對教育的影響才剛剛開始。過去八年,技術對教育的影響只是解決了場景遷移。而真正的教育硬件、教育內容、教育交付、教育應用這些場景根本沒有發生變化。

其次,教育是價值的創造,而不是價值的傳遞。只要為 100 萬人創造了價值,就有可能獲得 10 億量級的收入,就值得一次全力以赴的創業和投資。

最后,教育是一個永遠不會被滿足的市場。教育行業永遠在師資、內容和交付場景的供給側,有著新的切入機會。

在這個永生的行業,大浪淘沙,堅守希望。我們相信,冬去,春會來。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